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四神幻想傳 - 第二十三话-命中注定的命運(下)  

2009-09-28 08:21:41|  分类: 四神幻想傳小說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“皇上當年竟然狠心將燕飛送出宮外,為何眼下又要將皇位讓于微臣?”

 

熙卿皇蒼白的臉上皺起了眉頭。

 

二十五年前,后宮眾妃勾心斗角,正值多事之秋,皇后持著父親為輔政大臣,權傾朝野,勾朋結黨,鬧得后宮人人如驚弓之鳥,惶惶終日。 當時熙卿皇初登皇位,與愛妃呂夢姬產下首位皇子,卻擔心皇后因妒嫉之心而動殺機,故而與好友龍左將度量之下決定將大皇子送出宮外,交由龍左將撫養。 對外稱呂貴妃腹中之子難產而死。 何耐皇后依舊懷恨在心, 半月不到,派人于呂貴妃食物中下毒,終使得呂貴妃芳年早逝。

 

愛妃遇害,無奈熙卿皇初登皇位,權勢未穩,只得含垢忍辱,臥薪嘗膽,終于在數年之后站穩朝綱,清肅朝政,廢去皇后與及濫權大臣一干人等。 無奈事过境迁,佳人已去,皇子之秘也不宜公開,此事成為了熙卿皇一生最大遺憾。

 

熙卿皇嘆了口氣,“這皇位本來就屬于你的,派你出去清剿三十寨,為的不過是讓朕有個借口可以讓位于你,有何不可?”

 

龍燕飛眼神依舊冷漠,語氣且開始變得很激動。

 

“皇上,或許二十五年前燕飛并無選擇, 但是如今皇上有否考慮過燕飛是否想當皇帝?再者,皇上要如何向太子交代?”

 

“能治天下者,需智德仁善兼備,太子雖然條件具備,卻涉世未深,不懂人心險惡,相對之下,你當然比太子更加稱職。”

 

“回皇上,燕飛不才,早在二十五年前已注定為龍家之人,身上流的,早已是龍家之血。 難道皇上要將皇位讓于外姓?”

 

熙卿皇的眼神流露出一股無比的堅定,“誰說過治理天下者須有皇家血統?天下百姓需要的是一個能為萬民請命的賢者,而不是單純流著皇家之血的獨裁者!”

 

龍燕飛依舊望著天邊的一片殘云,回想著自己的命運,眼中不禁開始熱淚盈眶。

 

“皇上,曾蒙錯愛,燕飛并無心取代皇位。朝廷的斗爭并不是微臣所希望面對的生活。”

 

熙卿皇眉頭皺得更緊,話已至此,恐怕多說也無益。“皇袍早已送到龍府,朕不想逼你,你回去再好好考慮一下吧。”

 

龍燕飛徐徐吐出一口氣,“皇上,不必了。燕飛還必須處理窮奇之事。皇袍改日燕飛會派人送回,如無要事,燕飛就此告辭。”

 

熙卿皇沒有說話,或許他已經不知道如何再去嘗試著挽回這一切。

 

龍燕飛背對著熙卿皇,偷偷的拭去了眼角的熱淚。

 

“父皇,保重身體。”

 

熙卿皇不知何時也已留下了兩行熱淚,“你母后的寢宮就在前方,出去的時候去看看吧。”

 

“嗯。”

 

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

 

夢姬樓。 呂貴妃之故宮。 龍燕飛輕輕地推開了寢宮大門, 走進了這個他的出生之地。二十五年過去了,龍燕飛雖從未涉足此地, 但是眼前的一切卻給了他一種似曾相識的親切感。 寢宮內的一切擺設皆一塵不染,窗臺上還擺設著一束新鮮採下的君子蘭。

 

“父皇每天都會派人來打掃夢姬樓。” 龍燕飛身后, 傳來了太子的聲音。“而且每天都會派人在御花園採來呂貴妃生前最喜愛的君子蘭。”

 

太子走到龍燕飛身前,帶著似笑非笑的表情看著龍燕飛,“飛燕侯,你說,父皇是不是一個很念舊的人?”

 

“太子萬安。” 龍燕飛微微一個鞠身,“無可否認,皇上確實是有心之人。”

 

“嗯。” 太子一聲輕笑,“不知方才飛燕侯與父皇談了些什么?”

 

“皇上只不過一如往常,問了一些燕飛近年來在外的經歷。”

 

“哦?” 太子輕步走到窗臺前, 看著窗前的君子蘭,仿佛也已經開始發呆。“飛燕侯,關于呂貴妃的事,你知道多少?”

 

龍燕飛心中不由得一寒,“回太子,微臣不清楚太子所指何事。”

 

太子回過了頭,看著龍燕飛,眼神突然變得犀利無比,卻又一閃即逝。“我卻知道得很清楚。我也知道,父皇有心讓位于你。”

 

是福是禍躲不過。

 

龍燕飛面不改色,淡淡答道:“太子,你我相識多年,應該知道燕飛對朝廷政事毫無興趣,太子又何須多慮?”

 

太子淡淡一笑。“我沒有多慮,今日來見飛燕侯,為的只不過想讓飛燕侯知道,我并無所謂。”

 

“恕燕飛愚昧,不解太子所言何解。”

 

“父皇說過,治天下者,需智德仁善兼備。撇開飛燕侯的血統不說,在治國之才方面,飛燕侯確實比我來的更加恰當。如能為天下萬民謀福,誰當皇帝,有何區別?”

 

“太子之心意,微臣就此謝過,但是燕飛確實對朝廷政事無所向往。”

 

“我知道。” 太子眼神中依稀流露著一絲閃爍。“我當然知道,飛燕侯是我最好的朋友,我又怎么不知道飛燕侯的想法。”

 

對著這位從小相識的摯友,龍燕飛突然覺得有些許陌生。 太子這招以退為進,恩威并施,表面上雖顯得自己大公無私,但卻讓龍燕飛看透了太子骨子里的貪念。

 

“太子,如無要事,燕飛就先告辭了。”龍燕飛話一說完,衣袖一甩,轉身就走。

 

“飛燕侯,聽說你要處理窮奇一事,望萬事小心。”

 

龍燕飛頭也沒回,“謝過太子關心。” 話音剛落,人已遠去。

 

看著龍燕飛遠去,太子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勝利的笑容。他不喜歡輸, 這么多年來在父皇面前的極力表現才讓自己坐上太子之位, 現在無端端殺出個程咬金,自己多年經營又豈能簡簡單單雙手奉上?

 

夕陽無限好,只是近黃昏。

 

龍燕飛站在宮外, 看著天邊最后一片晚霞慢慢逝去。

 

“武藏。”

 

黑影一閃, 武藏已半跪于龍燕飛身后。“公子。”

 

龍燕飛依舊看著那一片晚霞逝去的地方,仿佛又開始在發呆。“剛剛的一切,你聽到了多少?”

 

“回公子, 奴才一個字也沒有聽到。”

 

龍燕飛嘴邊浮起一絲慘笑,“很好。”

 

看著龍燕飛的背影, 武藏突然覺得眼前的救命恩人很可悲。 一個本是含著金鑰匙出生的準太子,卻因命運的捉弄而成為了龍家大少爺,且時不與人,背負上了面對上古窮兇之命運。

 

“我知道你在想什么。” 龍燕飛一聲苦笑,“沒辦法,這就是我命中注定的命運。”

 

龍燕飛頓了一下,又道:“武藏, 看來你跟錯主子了。”

 

“公子,別這么說。” 武藏眼神中不禁流露出一種說不出的悲傷。“要不是公子,奴才早就餓死在蓬萊街頭了。”

 

“武藏,你這句話講了不下千遍了,你不煩麼?” 龍燕飛突然笑了。“今晚可以陪我喝兩杯不?”

 

“當然可以,公子。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