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四神幻想傳 - 第二十话- 來歷不明的黑衣人  

2009-09-28 08:18:56|  分类: 四神幻想傳小說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江湖,在公元1462年,幾乎是所有少年所向往的地方。那個時代,四派四家族,聲名顯赫,家喻戶曉,無人不知。各種行俠仗義的傳奇故事,猶如大染坊一般,渲染著千萬少年的仰慕心理。

 

迎風客棧。這間坐落于白虎山下的龐然巨樓,號稱可容三千住客。白虎寨主白明磊向來好客,每逢五年一度的英雄會都在迎風客棧舉行。

 

今年當然也不會例外。

 

迎風客棧大門已關,門口貼了一大張的紅紙,寫著兩個鮮明有力的大字:“客滿”

 

在門口經過的路人,無時不聽到客棧內傳出來的猜拳勸酒聲。

 

客棧內的用餐大廳早已塞滿,大廳中間的一張大桌上,坐著一桌衣身艷麗的人。毫無疑問,可以坐上這一桌的都是有名有臉的時下大人物。

 

只不過這一桌有一個奇怪的地方。 大部分坐在這里的人看起來都年邁中年,除了兩個人。

 

一個一臉白白凈凈,書生裝束,清秀的臉上依然帶著一絲青澀,看起來二十出頭,仿佛涉世未深。

 

另一位粗眉大眼,一身勁裝,雖然讓人感覺得很像個粗人,可是全身上下卻沒有任何粗人的特征。他胡子剃得很干凈,指甲剪得很整齊,就連那一對金絲靴子,仿佛也是經過特別整理,比任何一對在迎風客棧內的靴子穿得還要對稱。

 

玄覓尋,白洛城。兩個凡是在江湖中混的人都必須知道的名字。 但是他們卻有著一個相同的稱呼: 小侯爺。

 

近年四大家族當家的已經開始隱退江湖,并重于為朝廷管治天下。 所以這些門面招待的瑣事,已經交由下一代處理。

 

與文靜內向的玄覓尋不同,白洛城是個喜歡熱鬧的人。所以他早己喝得耳赤面紅。

 

三杯下肚,七分醉意。 人就是這么有趣的東西,喝到七七八八的時候就會開始互吹互捧。白洛城身旁的昆侖新晉掌門早已喝得叮銘大醉,嗓門也不是一般的大:“小侯爺,在下第一次光臨迎風客棧,今日所見一切,氣派之大,果然名不虛傳!”

 

白洛城不由得放聲大笑,“當然,我們白虎寨三千年的經營可不是蓋的!”

 

話音剛落,身后傳來一聲冷笑:“瘋言亂語。”

 

這簡單的四字,說得并不大聲,但是卻清清楚楚地傳到了白洛城耳中。

 

三杯下肚,七分醉意。 不但令人容易夸大其詞,更容易讓人亂動肝火。

 

白洛城一個轉身,眼睛瞪得比銅鈴還大,盯著聲音發出來的地方。

 

發話的人獨自坐在一個不引注目角落上的四人桌上,背對著白洛城,穿著一身早已洗得褪色的簡單黑色長袍,梳的很整齊的頭髮上沒有任何裝飾,只是簡單的綁了一條馬尾。

 

白洛城還未發話,身后的兩位近身侍衛已經蹬、蹬、蹬幾個大步走到黑衣人身后,喝到:“哪來的小輩,竟敢在這里搗亂,給我滾!”

 

其中一位侍衛正想要抓起黑衣人往外拉,誰知手還未沾上衣邊,就已整個人從窗口飛了出去。

 

黑衣人并沒有動。 他依舊老神自在地坐著。

 

另一位近身侍衛也沒有動。他不敢動。因為不知何時,一把雪亮的短刀已經架在了他的脖子上。

 

現場沒有人在動。 因為所有人都被這突然其來的瞬間嚇呆。除了幾位修為較高的掌門人看到了那一瞬間發生的事,其余的人看到的只不過是突然穿了一個洞的屋頂,與及突然出現,并且把短刀架在了近身侍衛上的蒙面緊衣人。

 

白洛城紅暈的臉色唰一下換成青鐵。 剛剛那半秒間,他聽到了三種聲音。 屋頂被擊穿的聲音,侍衛被踢飛的聲音,拔刀的聲音。他看到了三件事情。虛幻飄渺的輕功,力拔千斤卻未傷人的腳力,快如閃電的袖中拔刀技。這三個動作要在半秒內完成,且將力度,速度控制得如此準確,眼前的蒙面人,功力絕對在現場的絕大多數人之上。

 

黑衣人輕輕放下了手中的酒杯,“武藏,不是叫了你別出來了麼? 退下。”

 

被稱為武藏的蒙面人沒有說話,寒光一閃,短刀入袖,退到了黑衣人身旁。

 

毫無疑問,蒙面人已是一等一的高手,但是對著黑衣人唯命是從,黑衣人又是什么角色?

 

白洛城一臉凝重,對著黑衣人一字一板的問道:“不知閣下今日光臨,到底所謂何事?”

 

黑衣人依舊帶著傲慢不羈的語氣:“不為何事,在下只不過是路過,聽到小侯爺在胡言亂語看不過去而已。”

 

白洛城極力壓抑著心中怒火,他家老爺子有令,如非萬不得已,切切不得引起事端。 所以他依舊用著不卑不亢的語氣問道:“不知在下何時胡言亂語了?”

 

“白虎寨一粱一柱要不是蓋起來的,難道是天上掉下來的?”

 

白洛城眼中突然有了一絲笑意,因為這世界上會講這一句話的人,只有一個。“好,或許在下真的胡言亂語,但是閣下卻為何出手傷人?”

 

“小侯爺不要搞錯了,第一,出手的是在下身旁的這位朋友。 第二,在下的這位朋友或許魯莽行事,但是在下可以保證,貴寨的侍衛只不過是稍微受了點皮外傷而已。第三,貴寨的侍衛以下犯上,小侯爺不覺得這一腳踢得理所當然嗎?”

 

白洛城笑了,笑得眼睛都快瞇成了一條線。“當然,踢得好,要是我會更用力地狠狠踢一腳!”

 

然后白洛城又板起了臉:“ 但是你也該踢,不但該踢,你還要站著不動給本侯爺揍一拳。”

 

黑衣人終于轉過了身。一張白洛城久違卻毫不陌生的臉。一張清秀年輕卻飽經滄桑的臉。

 

黑衣人笑了,“這倒奇怪了,在下無緣無故為什么要給小侯爺踢一腳,還要揍一拳呢?”

 

白洛城依舊板著一張臉,“這一腳是我要踢的,這一拳是有人要我揍的。”

 

“誰要你揍的?”

 

“玉蘭有風三里香,夜嵐無風香十里。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