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四神幻想傳 - 第十五话- 逃!  

2009-09-28 07:58:38|  分类: 四神幻想傳小說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人總是無時無刻的在懷疑身邊的事與物,懷疑別人,懷疑自己,這句話現在用在白嗷身上正適得其所。  數招下來,白嗷的看家本領對眼前的這只怪物完全無絲毫作用,自己反倒被弄得手足無措, 這臉真的丟大了。 可惜問題是白嗷天生自大,在這個平常人應該三思而后行的情況下,他并沒有多想,而選擇了最危險的做法。

 

白嗷放下了手中的流星錘,從腰間摸出了一把短刀。 短刀不長不短,一尺有余,吹毛斷髮的利刃上,閃著耀眼的寒光。

 

白嗷對自己的短刀很有信心,因為這打造這短刀的不是別人,正是他自己。 白家的煉鐵術,雖不是天下第一,但絕對排名前三。而打造這短刀的鐵,是世間罕有的黑玄鐵,所以白嗷手中的短刀,絕對是世間僅有的神兵之一。

 

白嗷沖了出去。 盡然遠程攻擊無用,那就近身戰吧。 自己這削鐵如泥的短刀,怎么也可以在這只怪物身上開幾道口子的。 看著白嗷這個愚蠢的行動,龍吟張口欲要阻止,但見人已遠去,只好一個搖頭,跟著白嗷沖了過去。

 

在某個意義上,白嗷是對的。兇獸的體積龐大,人一到面前,兇獸的動作顯得異常笨重,而白嗷的短刀,也確實劃傷了眼前的怪物。

 

白嗷笑了, 笑得很得意,長久以來,他一直想證明自己比龍吟有本事,在他眼中,現在他就已經證明了,因為他傷到了眼前龍吟傷不到的兇獸。但是白嗷很快就發現了自己的愚蠢。 就在他得意之時,兇獸的巨爪已經來到了他的臉前。

 

白嗷終于看清楚了兇獸的巨爪,有如彎鉤,很尖,很利。更要命的是,看來他已經躲不過這一爪了。

 

意外的是,白嗷以為躲不過的這一爪,卻沒有傷到自己。 因為就在他以為自己會死的一剎間,身前閃過了一個身影。當然,他看到的不只是一個身影而已,還有血。 很多的血。雖然這一切只是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,但是白嗷看得很清楚。 身影是龍吟的身影,血當然也是龍吟的血,很明顯的,龍吟替他擋下了這要命的一爪。

 

白嗷僵住了,他開始覺得自己很無知。一直以來自己想要證明的事情在此刻顯得很渺小,仿如沙粒一般。 他開始后悔,自己如果像龍吟這么大量,也許眼前的一切就不會發生了。

 

幸運的是,龍吟并沒有死,白嗷為四人打造的金絲甲救了他一命。雖然死不了,但是這一爪力大無窮,龍吟胸前頓時皮開肉綻,傷口深可見骨。正常人要是受了這么重的傷應該馬上就會倒下。

 

龍吟沒有。因為他知道,他不可以。 旁邊的白嗷在發呆,鳳鳴和玄千算離得太遠,要是自己倒下了,恐怕四人將會看不到明天的太陽。

 

人在危急的時候總會做出一些不可思議的事情,龍吟居然做了一件連自己都不敢相信的事情。 龍家祖傳的秘籍強龍劍氣,龍吟修煉了十五年還未有突破,在這迫于無奈的情況下,手中的長棍向著兇獸奮力一刺,棍身還未碰到兇獸,他就已經聽到了一聲慘叫。 這一聲很刺耳,并且絲毫不像人類的聲音,顯然發自眼前的怪物。

 

龍吟開始感到奇怪,卻馬上變成了狂喜,因為他看到了棍的尾端,有著淡淡一道,若隱若現的青氣,這道青氣不是別的東西,正是自己苦練多年卻無成果的強龍劍氣! 但是龍吟就是龍吟,并不會因為這樣而放松警戒,一招得手,趁著兇獸嚎叫之余,龍吟已一把抓出白嗷,身影一掠,兩人已經退回鳳鳴身旁。

 

“鳴兄,好了嗎?” 龍吟勉強穩住身形,聲音聽起來氣若浮絲,直到現在,他才發現自己受傷不輕,并開始覺得天昏地轉。

 

“好了。” 不知何時,鳳鳴已經在兇獸的周圍畫出了一個陣圈。鳳鳴雙手一合,口中一陣低喃,陣圈外圍驀然一陣光芒激射而起,猶如北極光圈一般,絢麗多彩,形成一道淡淡的七彩晶墻,直達天際。

 

鳳鳴舉手抹去滿頭大汗,臉上一陣的閃爍不安,“吟兄,陣已完成,有用與否,看來只能聽天由命了。”

 

“沒用的。”三人背后傳來玄千算一聲嘆息,“今晚星相紫薇正氣中有一道紅光,主血腥,且遠比紫氣濃密,此乃大兇之兆,現在吾等上方陰霧繚繞,若不馬上逃離,吾等必將難逃血光之災。”

 

玄千算算得一向很準,雖然其他三人向來喜歡拿玄千算的推算來開玩笑,但是現在絕對不是個開玩笑的時候。龍吟極力想穩住搖搖欲墜的身軀,卻又是一陣的昏眩,身體突然失去重心,像片落葉般地倒了下去。但是他卻沒有完全的落地,因為剛剛還在發呆的白嗷一把接住了他。

 

白嗷接住了龍吟并不奇怪,奇怪的是,在向來自負狂妄的白嗷眼中,龍吟看到了一絲的悔歉之意。更奇怪的是,白嗷說了一句白嗷不可能說的話,“我們走。”

 

此話一出,連一向冷靜的龍吟也不禁吃了一驚,一臉不解的看著白嗷。 “你別這樣看著我。” 白嗷一臉的不自然,“不管怎么說,千算兄的推理沒錯過,鳴兄也對困魔陣沒信心,你需要處理傷口,眼下種種情況都說明了我們必須走。”

 

“要走就要趁快了。” 鳳鳴看著自己的困魔陣,已經覺察到有不妥。“這困魔陣陣快撐不下去了。”

 

其余三人回頭一看,那道困著兇獸的七彩晶墻,已經因為不停的猛撞開始破裂。

 

白嗷二話不說,立即背起龍吟,向著停馬的地方沖去。沖得比向兇獸沖去之時還快。

 

玄千算一聲嘆息,“想不到白嗷也有不是白嗷的一天。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