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四神幻想傳 - 第十三話 - One Night In白虎寨  

2009-09-28 07:54:32|  分类: 四神幻想傳小說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白虎寨的夜晚向來都是很安靜的,不但安靜,而且氣氛一向異常沉重,多年來的戰爭,每晚的嚴防,想不安靜都不行。但是這種安靜在這個夜晚卻絲毫不見。

 

取而代之的,是照亮滿天的營火與及響不絕耳的碰杯聲。拼死血戰多年的天朝軍,在莫利根前線總指揮官喪命沙場,敵軍絕不會在今晚再襲的情況下,終于在可以稍微放下戒心,盡情的狂歡一夜。

 

此時在白虎寨內的庭院中,在這繁鬧的夜晚,傳來了一陣凄涼幽棉的琴聲,皎潔凄美的圓月下,鳳舞正在輕輕的撥動琴弦,清秀的臉上,沒有勝利的喜悅,卻帶著一絲凄美的憂傷。

 

四神幻想傳 - 第十三話 - On<wbr>e Night In白虎寨 - 山人 -

 

“好一首《緣斷奈何》。”鳳舞身后,傳來了一陣掌聲。鳳舞輕輕的把雙手按在了琴上,琴聲瞬止,沒有回頭,鳳舞的臉上只是嫣然一笑,“龍少主不在陣營中慶祝,跑來寨內庭院中做什么?”

 

身后來人正是龍少天,他慢慢地走到了鳳舞身旁,生怕稍微一個重腳步就會打破了這一刻的寧靜,然后輕輕地站在了鳳舞的身后,微微的笑了:“那鳳小姐不在陣營中慶祝,跑來寨內庭院彈琴做什么?”

 

鳳舞站了起來,輕輕的轉回身來,嘆了口氣,“勝利總是用死亡換來的,慶祝是必然的事,但是總要有人為死去的將士哀悼吧?”

 

龍少天低下了頭,眼中不由閃過一絲淡淡卻極其痛心的悲傷,“確實,天朝與莫利根對抗多年,千萬將士為保家園,灑盡熱血,死傷無數,到頭來為的只不過是爭奪地球上所剩無幾的資源,卻絲毫不覺戰爭只不過加快了資源的消耗。世人流離失所,三餐不繼,婦孺無時不在擔心著自己的丈夫,父親能否安然歸家,這一切有何意義?”

 

鳳舞微微一笑,一臉柔情,用一種迷死人卻又很敬佩的眼神,注視著眼前這位年輕的青龍堂少主,“少天,看來你比我還多愁善感呢。”

 

龍少天抬起頭,帶著傷感地望著鳳舞,那清澈眼中的苦澀,不由得使得鳳舞的心一陣揪緊。

 

“或許吧,我一直以為,生死無常,在戰斗中喪命已是生活常事,直到眼看著從小伴隨著自己長大的親衛隊在眼前喪命,我才發現這一切一切原來是如此的可悲。”龍少天嘆了口氣,“舞,我從來沒有這么迷茫過。。”

 

鳳舞望著身邊眼中帶著悲傷的男子,深深的注視著,竟然無法移開視線。

 

鳳舞從來就不太懂得安慰人,因為她從來不需要,因為向來只有人安慰她。 所以她現在除了看著龍少天,他居然一句話都說不出口。

 

龍少天也沒有說話,只是用一種鳳舞無法理解的深沉目光看著她。那目光讓鳳舞心脈狂跳,脈搏亂竄,甚至緊張到無法呼吸。龍少天的眼神中,仿佛有著無比的吸引力,將鳳舞吸進了他深邃且如黑洞的眼眸中。

 

龍少天看了很久,然后他的手輕輕地撫上了鳳舞那潔白如霜的臉,不知為何,他的手指竟在微微顫抖。

 

龍少天深情地注視著鳳舞那猶如火焰般的紅唇,終于情不自禁地吻了下去,當他那溫潤柔軟的嘴唇觸到了她那微顫的紅唇時,鳳舞禁閉雙眸,身體不由得開始不住地顫慄,強烈的電流流過她的全身,宛如世界重生。

 

“喲,兩位興致不錯么!” 兩人身后突然間傳來一聲毫不陌生的聲音,這一聲徹底的將龍少天震醒,眼中的激情在霎那間褪盡,立刻放開了鳳舞。

 

鳳舞滿臉通紅地睜開眼,一向又兇又潑辣的她,居然發不出聲音,只能猶如害羞的小女孩一般,不停地擺弄著自己的手指。

 

龍少天連忙干咳兩聲,換上一臉不急不慢的表情,“喲,這么好的月色,怎么突然跑出一個特大號的電燈膽來搶光了?”

 

來人正是白嘯風,手中還拿著酒杯的他,早已喝得滿臉通紅,一身酒氣。“我說,少天,說好要喝兩杯的,你怎么一晚都不見人?”

 

龍少天一聲苦笑,“白大少主要找人喝,軍中不是大有人在么,何必勉強我這個向來不太喝酒的?不過話說,你什么時候跑來的?”

 

白嘯風笑得眼睛都快瞇成了一條線,“不早不遲,剛好有好戲看的時候,我就剛好經過,也剛好有幸可以見識到龍少主這么柔情的一面,媽媽咧,感動得我雞皮疙瘩掉滿地。。”

 

“少胡扯,沒事你會來這里?說吧,什么事把我們的白大少主從宴會上拉了過來?”

 

白嘯風嘆了口氣,“我正喝得起興,我老爸就把我拉到一旁叫我來找你了,說他和策爺在主將營等你,好像說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說。。”

 

龍少天當然知道這重要的事是什么,立刻迫不及待的接道:“好,走吧。”

 

看到龍少天的反應,白嘯風不由感到一陣奇怪,“看來你知道他們要講的是什么嘛。。”

 

龍少天一臉奇怪的表情,“你不知道?”

 

白嘯風一陣奇怪的笑容,“你別這個奇怪表情看著我,我還真不知道。”

 

“四大家族繼承人成年之日不是都會被告知一個什么秘密的么?”

 

白嘯風搔了騷頭,“好像聽過這么一回事,不過當時老爸說等你一起說,自己也沒什么在意,就拖到現在了。”

 

龍少天心中不由一陣尷尬,白嘯風的情形基本上和自己今天早上的反應如出一轍,看來自己和白嘯風這種悠閑隨意的性格真的要不得。

 

“對了,鳳舞,你也要去呢。”白嘯風的一句話,終于叫醒了發呆中的鳳舞,反應過來的她,馬上換回了兇狠潑辣的表情,“小樣,剛才發生的事你要是敢說半個字,小心老娘閹了你。”

 

白嘯風依舊是一臉笑嘻嘻,“姑奶奶,您放心,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這個性,明早一醒,剛剛看的什么都會忘的一干二凈。”

 

白嘯風當然會忘記,因為他太熟悉鳳舞了。 而且無論誰都看得出來鳳舞不是故意在嚇唬人。

 

這個世界上有種女孩子,平時看起來乖得想小貓咪一樣,可是一有什么不對就會伸出利爪,不但會爪人,而且很可能會抓死人不眨眼。

 

鳳舞無疑就是這種人。

 

所以白嘯風當然會忘記他剛才看到的事情,因為他還不想絕子絕孫。

 

一旁的龍少天干笑了兩聲,“好了,不是要去主將營嘛,還在這里閑談什么?”

 

鳳舞又狠狠的瞪了白嘯風一眼,冷哼一聲,頭也不回得向主將營走去。白嘯風嘆了口氣,似笑非笑地看著旁邊的龍少天,“我說少天,你要是真的娶了這兇婆子,我就有得受了。”

 

龍少天不禁開懷大笑,“白大少主,要是我真娶了鳳舞,天天對著她的是我,與你何干?”

 

“喲,你別這么說,要是每次見面都有鳳舞在旁,這場面多尷尬?”

 

“這些年來我們那次見面鳳舞是不在場的?”

 

白嘯風又騷起了頭,“那倒是。。。”

 

“好啦,走吧。”

 

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

 

白虎寨中,依然營火通明,喧嘩不斷,除了一個地方 – 主將營。主將營有人,兩人。白問世與徐策。和眾將士不同的是,兩人臉上并無喜氣,只有一臉的凝重神情。兩人并沒有說話,因為他們在等。

 

不消一刻,營外經已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,兩人還是很穩定的坐著,因為他們知道來的人是誰。

 

營帳一掀,龍少天三人已帶著忐忑不安的心情走進。

 

“坐吧。”白問世低沉的聲音中,依稀帶著一絲的不安憂慮。三人應聲而坐,在這空間諾大的主將營中,一股令人將近窒息的沉重氣氛逐漸彌漫全場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